阿蕊

谢衣水仙 谢乐 谢我 越苏 越我 霆我

【陵越中心】岁月旧事(五)

师兄成仙设定

阁。:

发完!


----------------


阿越盘坐在屋前空地上,头顶雷云翻滚之势越演越烈,虽迟迟未能降下,但亦是头顶的利剑,迫的人喘不上气来。


师父的封印是何时封下的,阿越在心中已有定论。幼年时奶娘所说的那位仙人定是师父。可如何解开这当年封印,除了师父,恐怕只有自己才行。


晴雪泪眼微肿,却不肯离阿越左右,解开前世封印凶险异常,听晴雪说前世自己也曾修仙御气,本可像师父一般练成仙身,却因执念太深最终未成。想来若是前世修为被执念阻挡再无可进,那以他现世的修为不知能否抵挡那执念所带来的心魔之力。阿越最后看了一眼屠苏,又看了看晴雪,闭上双目。


灵识之中,一片晴岚之气蒙蔽了前路,只余一丝仙灵游丝一般左右飘荡。阿越便知这是师父立下的封印,要强行冲破,但却无从下手。他运足灵力冲撞过去,却在封印面前被重重弹了回来。


“我是谁……告诉我,我是谁……”灵识冲撞下,阿越咳出一口血,不待晴雪冲过来,高声问道,“告诉我,前世的我,是谁!”


“陵越……陵越……陵越大哥,大师兄!”晴雪看着阿越越来越惨白的面容,呼唤道,一面又不忍,手指攥紧,都快攥出血来。


“陵越……”
“师兄……”
“大师兄……”
“大哥……”


一个个称呼都形成了重锤,重重的击打在那灵壁的封印之上。一时间灵识混乱,似乎有风暴从那封闭的中心席卷而来。混沌之中分不清上下黑白,分不清左右亲疏,阿越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,感知不到头上的滚滚天雷,只觉得那股风暴裹挟着强烈的念力撕碎了身体,似是筋骨寸寸折断,被撕裂的魂魄之中挣扎着有一股念力要占据他的全部灵识。


剧痛,反复撕扯着魂魄,直到身体承受不住。阿越再次吐出鲜血,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滚落进衣襟。师父的封印早已随着他的成长与他的灵识融为一体,现在强行打破,便是生生扯下成长的筋骨一般,痛彻心扉。可这偏偏又削弱了他本身的灵力,新生的念力瞬间侵占了原本清澈的灵台,那股灼烧,焦躁,让阿越再难支撑,几欲发狂。


“陵越大哥,陵越……”晴雪看到那股渐生的青气笼罩他的全身,但是他眉眼间的戾气却突然加重,她无能为力,只能呼唤他的名字,试图用那一颗纯净正直的修仙之灵平息那执念所带来的重重心魔。


“陵越大哥,你别忘了屠苏,别忘了师尊,他们都在等着你,都在等着你……”晴雪撕心裂肺般的哭喊难以穿透那重重迷雾。


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,前尘往事犹如瀑水临头,那前世的不舍,无奈,愧疚,执着,就像纠缠的绳索,捆住了平静的心。眼前似有血色,混沌一片,哪里还有理智、还有清醒。


偏生此时,那滚滚落雷降下了第三道天罚。


***



屠苏从床上惊醒,连忙爬到窗户边,那刺目的雷光重重的砸在阿越哥哥的 身上,惊得他高声叫了起来,“哥哥……”


却还来不及再喊一声,晴雪已经冲进屋子死死的抱住屠苏,屠苏只觉得眼前一花,第二声雷响竟是炸开在耳边。晴雪的身体颤抖了片刻,便开始沉重的喘息,血腥气从晴雪的身上散发出来。


“晴雪,你受伤了……”屠苏挣扎着要从晴雪怀里爬出来,却被晴雪抱住,泪水混合着鲜血打湿了屠苏的衣服。


两人听得第三声雷响,双眼紧闭,却不料那雷再未落进屋中。


晴雪睁眼,踉跄起身,却见木屋早已被雷击的荡然无存。空旷的四野中,数道金色的雷电击向一个青色的剑影。


那柄剑,她识得,那是陵越的佩剑,霄河。那招式,她也识得,是陵越的太虚空明剑。


青光大盛,空中似有万道剑光,在天降的雷霆之怒中织成剑阵,一无反顾冲撞上去,具是钟鸣金鼓的声响,震得人几欲耳聋。晴雪抱住屠苏,眼睛却一刻也不离那剑影。


雷声稍弱,那剑影刚刚落地,却不料一道金雷斜刺里向着屠苏奔去,山摇地裂一般。青光骤起,数道虚空之剑挡在晴雪屠苏二人之前,剑影之中,那人的身影摇晃,竟还在空中结成了一道法印,与滚雷落于一处,轰然四射。劲气所到,连晴雪都倒退数步。


“陵越……”晴雪看的分明,陵越身上数道血痕,腰上更是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但他虽身形摇晃,但执剑之手丝毫不抖,依旧是指向青天。


雷云怒吼之中,赤色的雷火裹挟着最后一道金色雷光怒吼而来。


陵越飞剑而出,双手在空中快速结印,霄河凝光,人剑合一。凌空而起的青蓝之剑向着那雷光呼啸而去。晴雪亦是双手结印,上古神族血脉中的灵气如同暴涨的气柱冲上云霄,击打在雷云之上,翻滚咆哮的怒吼轰然沉寂,乌云撕裂。剑气雷光撞在一处,那决然的巨响,惊醒了沉睡多年的迷蒙,惊动了天地山川为之怅然。


阴云散去,一轮皎皎明月高悬空中,霎时月华满地。


陵越周身具是伤口,霄河剑竟也卷了刃。他瘫软的跌坐在废墟之上,那周身凛冽的剑气正在消散,再也忍不住,喷出一口鲜血。


“陵越大哥……”“哥哥……”晴雪踉跄几步,被屠苏搀扶着来到陵越面前。


陵越勉强睁开双眼,看着那尚年幼的屠苏,微微笑了下。


***



三日后,陵越立在镜湖旁,撕裂灵识的痛苦,雷火加身的伤痛都已经渐渐淡去。陵越的记忆亦是恢复,但心魔却已然不再。


陵越抬头看那桃花谷的天空,亦是青岚之光,阳光温暖而刺目。屠苏的命劫天雷,又怎不是自己的劫数。想到师尊那闭目的神情,红玉姐不舍的目光,陵越心下怅然。


近千年的时光如流水一般灌入灵识,他此时不知自己该是阿越亦或是陵越。数百年前的心念执着虽最后令他无法修成仙身,但他亦不曾悔。陵越一生,光明磊落,自认公正严明,沉稳持重,天墉城在其治下开百年盛世。然他总是有情,难以忘情,对剑执着,对屠苏执着,对门派执着。立剑于此,放不下亦不能放下。幽冥之中不知岁月,那执着顽固的盘踞于陵越记忆深处,虽不成魔亦难成仙。重情之人,上而未成仙,然情之所至,顺应其心而活,便是最好。徘徊忘川数百载,虽并非要等待因果轮回,但情之所至,皆为执着,勉强放下,亦是更易成了心魔。陵越记得忘川边的烈烈劲风,记得奈何畔的尘缘嘶吼,他本不愿入轮回。


再入轮回,确是偶然。


降生之时,前世记忆困着今世灵魂,要不是师尊破空而来,想来根本等不到阿越长大,便已经魂飞魄散。


想到师尊,陵越心中歉然,作为师尊首徒,未能为师尊分担忧虑,亦未能为师尊照料师弟,惶惶千年,却让师尊为自己殚心竭虑,作为弟子又有何颜面再见师尊。


“……哥哥?”屠苏童音入耳。


陵越回身,眼前的十岁幼童关切的望着自己。


屠苏,百里屠苏。陵越合上双目,那青年的影子重合如今。


一只温软的小手握住了陵越的手,紧紧的握住。“哥哥,你还好么?”


“我很好。”陵越睁开眼,半蹲下身,另一只手缓缓拂过屠苏的额发。“能再见到你,就很好。”


“哥哥不好,”屠苏眼睛湿润,他的目光落在陵越的发上。原本少年那乌黑的长发现在染成银灰,如老人一般黯淡的披在肩上,那月色的发带越发衬得淡色无光。


近千年的强大记忆贯穿这凡人身躯,若不是正巧全力施为抵抗天雷,陵越怕是此时早已灵肉分离,尸骨无存。度劫之后,竟然能存的这灵肉融合,这一头华发算的是代价低廉了。


“屠苏,”陵越咽下心头那混合的情绪,“莫要担心。”


避邪之骨能造出这具身体,玉衡铸魂能再造这魂魄,世间竟能再见百里屠苏一面,当真是了却了千百年的执念。陵越长叹一声,将屠苏揽入怀中。


“……陵越大哥,”晴雪缓步走来,这短短几日,竟将她这百年未落的泪都落尽了。


“晴雪,”陵越松开屠苏,站起身,亦是眼眶微红。眼前这女子历经千年不变的追寻与坚持,终于得成正果,心中一是欣慰,二是钦佩,又有些许感伤。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“你们……今后如何?”


“他已经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,把我当成一个长辈,一个朋友也好,以后无论怎样,只要他开心,我就安心了……”晴雪微垂下头,“我不后悔,也没有遗憾……”


陵越一时无言,只能看向那坚强的女子。


晴雪看着屠苏搂着陵越,欣慰的笑,带着泪水。


屠苏很少看到晴雪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,亦有些激动,扑到晴雪怀中,连声叫道,“晴雪莫哭。屠苏要一直在晴雪身边,晴雪也要一直在屠苏身边……”


陵越拂过屠苏额头,不记得也好,只要得知这魂,这魄,仍在这世间逍遥自在,他的千年追忆就此忘记也好。陵越看着晴雪爱怜的搂住屠苏,心中大是宽慰。再没有身负煞气的束缚,再没有家乡被毁的仇恨,现在的屠苏能开心的笑,能大声的哭,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。前尘过往到如今也可放下了。


看着两人相拥,陵越觉得心中大慰,似是多年枷锁重重卸去。陵越稳定心神,“晴雪,谷外那半狼妖可是嗜月玄帝,亦或是道渊真人?”


“……是,”晴雪敛情收心,目光远放,“百余年前,道渊真人甘心自毁道行,用血涂之阵引狼妖之灵灌注己身。那狼妖本就内丹尽毁,”晴雪抚摸着屠苏,“虽后来受真人教诲,修身养气可也活不过百年岁月。道渊真人苦苦请求,我不便推辞……”


陵越自是知道这一仙一妖间纠缠百余年的恩怨,想来最终非妖非仙,也是造化,天意如此。那狼妖行事虽然偏激,但当真修仙养气,假以时日未必不可得道,真人此举怕也是放不下心中执念,舍身以愧罢了。


陵越再次俯身,直视屠苏,眉眼之间再没有那煞气的红印,虽有淡淡的青灰,但随着命劫过去,也逐渐消散。还是那昔年容貌,只是更开朗,更活泼。陵越由心发出笑意,块垒已除,今后天高地阔,终有可为。


陵越口中吟诵,两指在眉间掠过,一道银色的光没入屠苏的身体。屠苏便觉得全身暖意融融,所有的疲累都似乎不存在了。


“从今别后,唯留此念。”陵越退后两步,从容颔首。


晴雪知道,陵越这是将百年修为注入屠苏体内,助他融魂筑魄,灵力稳固。亦知陵越这是将千百年的执念放下,从此修身成仙,再无心魔。


陵越双臂虚空,指尖结出层层法印,叱一声,固!青色的灵法屏障张开在桃花谷上空,光痕渐渐消散时,那日光更炫目,那青天更湛蓝。


施法完毕,陵越再不回头,剑指一挥,负上霄河化作一道璀璨的青色剑痕腾空而去。


***


 


陵越没有选择御剑直回山中,而是沿着崎岖的山路一步步的走回去。


这青峰并不十分险峻,但重山叠隘,虽不及昆仑壮阔雄浑,可也是绵延俊秀,山高水远。这一路行来,陵越也是走的浑身发热,微微出汗。


思来往世,一切都如幻梦一般。突然忆起师尊给阿越束发,原是由自陵越时因着屠苏煞气发作,师尊闭关疗伤,将这发礼遗忘。当年虽不曾有何怨言,但追忆至今竟是也存了遗憾。想到此一节,陵越深觉愧对师尊。


行至两山交隘,霍霍风声穿耳而过,山峦雾气搅动他的衣襟袍袖,凭虚御风,那心中最后的怅然竟也随着吐纳绵远而去。


陵越瞩目四望,见那山间鹏鸟盘旋,翱翔天地。想来师尊伴他转世,封印记忆,也是希望此一世阿越能称心而活。这广袤天地,缘何要拘束于心中纠葛不下的陈年往昔,一切虽应天意,但又何尝不是顺应其心。


放开前世,亦博今生。


陵越不禁长啸一声,引得峦间阵阵回鸣。


从此天高水长,至此为心而活。既无牵挂,亦无心魔。


缓缓走了半日有余,终于见到竹屋茅舍微露头角。


凌风激荡,剑气纵横,山顶巨石之上,那白发青衣的仙人背袖而立,似是下一刻即将扶摇升天,荧光四绕。


陵越紧走两步,俯身拜下。


“师尊,陵越回来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
完结了,可能这个结局更像是个没结局,如果大师兄能够放下执念,或许这一世就能成仙了吧,自此逍遥天下。


但是,又觉得大师兄如果全部放下还是我们喜欢的大师兄么?


所以,最后的最后,还是没结局……


请鞭挞我这个纠结人吧……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阿蕊阁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师兄成仙设定